买球的app排行榜|足球外围投注十大网站

♠《买球的app排行榜》提供的赛事有欧洲杯、国足、NBA、CBA、篮球、欧冠、亚冠、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欧洲国家联赛、世界杯、足球、综合体育等赛事。

Tag Archive : 中华体育网卖户外体育用品

户外运动体育用品市场国内资本全面进军国际品牌

上面这张图近日流传甚广,对于中国企业收购了这么多品牌,好多人都觉得好惊奇。不过,事实是近年来,中国资金蜂涌外流,大举购买欧美企业,而安踏呢一类收购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有关户外运动体育用品市场方面的并购,近年安踏固然有不少动作,其他企业亦不能忽视。

上面列表部份品牌并非由安踏持有,安踏只是其经销商。例如 Fila 品牌由韩国公司持有,安踏只拥有 Fila 在中(港澳地区)及新加坡的分销权,不过以2019年计,已经是安踏中贡献最多收入的业务。日本的 DESCENTE 亦是同一模式。

Merrell 及 Saucony 品牌并非由特步持有,特步是与美国母公司 Wolverine 组成合营于中港澳销售

万达以收购体育运动球会,以及赛事营权为主。集团网页显示现于超过20个国家运营足球、冰雪、单车、篮球、马拉松、铁人三项等20多项体育运动。

当中最有名气,就是拥有西班牙甲组足球队马德里体育会 (Club Atlético de Madrid)、中国超级联赛,以及为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联盟 (World Marathon Majors) 的合作伙伴等。

不过近年集团坏消息缠身,公司前景不明,今年更以亏本价出售 Ironman 业务,现只获授权保留中国赛事营运权。

内地著名私募基金,积极投资体育运动业务,包括2017年入股 Pure Fitness 母公司 Pure Group,持股量不明。

2021年中国体育用品市场:耐克、阿迪后退安踏持续向上破圈

步入3月下旬,包括阿迪、耐克、特步、李宁在内的国内外运动服饰品牌相继对外公布了新一份业绩报告。

3月22日,中国领先的体育用品企业安踏集团也公布了2021年年报。纵观国内外运动品牌的业绩表现,一个明显的信号是,耐克、阿迪等国际运动品牌在中国市场“后退”,与之相对的是,本土运动服饰企业在保持了同频增长的趋势。

就拿安踏集团的财报基本面来看,营收已经实现连续8年的增长,连续10年保持国内领先。更加值得一提的是,6年来其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28.17%,增速领先行业。

为何安踏近些年有如此强劲的增长爆发力?多品牌战略获市场验证之后,未来能否形成雪球效应?透过这份财报或许我们有机会一窥究竟。

财报显示,安踏集团2021年实现营收493.3亿元,同比增长38.9%。自2015年收入突破100亿以来,用6年时间增长已接近500亿区间。

相比之下,2021年李宁集团、特步集团的营收分别为225.7亿元、100.1亿元,同期安踏集团的收入约为李宁的2.2倍、特步的5倍。

而与耐克中国、阿迪达斯中国2021年的营收情况相对比,2021年耐克中国、阿迪达斯中国的营收分别为510.2亿元和343.4亿元,这意味着安踏集团的营收规模约等于阿迪达斯中国的1.44倍,耐克中国的97%。

从上述数据中能够看出,安踏集团正在逐渐甩开身后的阿迪达斯中国,并已步步紧逼耐克中国。如按照目前的收入增速对比,在2022年完成对耐克的超越将会是大概率事件。

2021年安踏ANTA收入同比增长52.5%至240.1亿元;斐乐FILA收入同比增长25.1%至218.2亿元,其他品牌收入同比上升51.1%到34.9亿元。安踏ANTA与斐乐FILA两大主力品牌收入均站上200亿级别,形成两大增长引擎双轮驱动,放眼全球体育用品行业,目前同时拥有两个收入30亿美元以上品牌的企业,只有安踏集团和威富VF集团。

而以迪桑特DESCENTE、可隆体育KOLON SPORT为代表的户外运动品牌群,作为集团面向未来的第三增长曲线正强势崛起。全年收入已超过361度2021上半年收入,显然,集团多品牌孵化运营能力和提前布局小众市场细分赛道战略是成功的。

根据消费市场调查研究机构“欧睿信息咨询(Euromonitor)”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安踏集团国内运动鞋服市场份额同比上涨至16.2%,超越占比14.8%的阿迪达斯上升至第二位,并与耐克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从品牌市场份额看,安踏集团同样领跑于本土品牌。国内市场份额前五大品牌之中,安踏集团独占两席,其中安踏ANTA达到9.2%,领先于占比8.3%李宁LI NING,旗下另一子品牌斐乐FILA则达到7.0%。即使是儿童品牌市场,安踏儿童同样以2%的份额,领先耐克儿童的1.8%与阿迪达斯儿童的1.6%,排名儿童运动鞋服细分市场份额第一。

站在这些维度,我们有理由相信,多品牌战略叠加大众消费领域中国品牌崛起的浪潮,安踏集团依然有望保持快速增长。透过2021年的基本面,我们看到安踏集团已奔向星辰大海,中国市场超越阿迪达斯或许只是开始,跨过耐克显然是安踏集团的下一目标。

如果要问安踏集团为何能交出如此亮眼的市场答卷,松果财经认为用“内外兼修”这个词语来回答甚为形象。

根据财报,2021年安踏的经营溢利(营业利润)涨20.1%至109.9亿,首次突破100亿大关;股东应占溢利(归母净利润)大涨49.6%至77.2亿。经营溢利、股东应占溢利均创下历史新高。事实上,这背后彰显的是集团强劲的产品盈利能力及运营管控能力。

通过精细化运营管控,数字驱动决策的能力深化以及DTC模式(直面消费者)的全面推进。从成立之初,安踏一直采取批发分销的模式。而自2020疫情暴发导致线下业态的萎缩,安踏开始加速DTC转型。据相关机构测算,经过DTC优化后,财务数据将有望实现10%左右的优化。

由“懒熊体育”与“数字品牌榜”联合发布的“北京冬奥会品牌营销榜”中显示,安踏ANTA在冬奥营销周期的品牌数字价值位居榜首,斐乐FILA与迪桑特DESCENTE也分别上榜,TOP10品牌中唯二两个运动品牌均出自安踏集团麾下;

由“体育大生意”发布的“北京冬奥会运动品牌价值榜”则显示,迪桑特DESCENTE及斐乐FILA分别以52枚和50枚奖牌,位居榜单前两位;安踏ANTA以29枚奖牌排名第6位,TOP10品牌中安踏集团独占三席。而在由“体育大生意”发布的“北京冬奥会运动品牌价值榜” 的TOP10品牌中,安踏集团独占三席,迪桑特DESCENTE及斐乐FILA分别以52枚和50枚奖牌,位居榜单前两位;安踏ANTA以29枚奖牌排名第6位。

事实上,无论是谷爱凌领奖时身着安踏领奖服,还是与拉夫劳伦、露露乐蒙等品牌在闭幕式上亮相,都展现了安踏对于奥运营销的精准把控能力。

财报显示,2021年研发活动成本11.3亿,收入占比达到2.3%。研发投入规模在本土体育用品企业中遥遥领先,这与安踏集团打造核心竞争力的长期主义理念是相吻合的。

而在外部环境上,整体来看,疫情让国民对运动健康的关注度和需求大幅提升,从广域上催化并加热了中国运动服饰市场,为安踏等国民品牌提供了增长机遇。

Euromonitor数据显示,运动鞋服市场零售规模从2007年的790亿元提升至2019年的3166亿元,对应CAGR为12.3%。到2020年底,中国体育服饰行业市场规模已达3150亿元,同比下降1.5%,CAGR5为11.1%,展现出良好的成长性。

此外,市场的窗口红利期也为安踏集团的增长提供了充足的机会。2021年三月份爆发的“新疆棉事件”让H&M、耐克、阿迪达斯等多家外国服饰品牌失去了国人的信任,而以安踏为代表的国内运动品牌则因为力挺新疆棉热度再度高涨。

同时近年来不断兴起的国潮新风尚,对国内运动服饰消费品牌的崛起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也让安踏们的专注度到达了空前的地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可以说,安踏集团的稳健增长,是企业内外部协同的作用,在对的时机,用沉淀多年的内在底蕴抓住了发展的契机。

回顾安踏集团这份2021年年报,三条上扬的增长曲线也让我们看到了安踏集团的长期增长价值。

上文中,我们有提到,安踏集团旗下除安踏ANTA及斐乐FILA外的其他品牌收入同比上升51.1%到34.9亿元,经营溢利大增2.3倍,这意味着户外运动品牌群2021年全年收入已超过361度2021上半年收入,这些数据都直接证明了,安踏集团第三增长曲线价值的逐渐显现。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户外运动品牌正在进入爆发期。近两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类户外运动政策高密度出台,为户外运动发展打开了想象的空间。尤其是2021年8月,国务院发布《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叠加“双减”政策的出台,推动户外运动进入爆发期。

基于美国NPD在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的销售数据追踪,期间,户外电源产品品类零售销售额超过 4 亿美元,同比增长约90%。相比之下,国内这一行业处于爆发前的崛起阶段,市场潜力巨大。这意味着,对于国内体育用品的龙头企业安踏集团来讲,又找准了一个具有“长长的坡”及“厚厚的雪”的赛道。

此外,基于“单聚焦、多品牌、全球化”的新十年发展战略,安踏已经成为一个覆盖多赛道、拥有多品牌的体育用品集团。从2009年收购FILA后,安踏集团不断以收购的方式扩张自身的品类体系,并逐步构筑了以安踏为核心的专业运动品牌群;以FILA为核心时尚运动品牌群;以DESCENTE、KOLON SPORT等品牌为核心的户外运动品牌群。

可以说,安踏集团凭借着对不同品牌的精准定位,产品已经实现了从大众到高端,从生活到专业的全方位覆盖,而这背后体现的却是其以消费者为核心打造全球化多品牌的卓越运营能力。这种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的市场洞察力以及运营能力,不是短期内可以形成的,而是需要经过多年的市场积累才能沉淀下来。

以斐乐为例,2021年收入同比增长25.1%至218.2亿元,与安踏主品牌共同站上200亿级别。背靠“顶级品牌、顶级商品、顶级渠道”的战略,即便是在目前高基数、大体量的情况下,依旧保持高质量增长,并领先其他国际品牌的增速,这已经是一个有力的印证。

那么,回归到安踏集团的户外运动品牌上来看,这意味着其不但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加持,还有集团丰富的运营经验可以去赋能。未来完全有机会与安踏集团的众多品牌形成协同效应,推动业绩的整体增长呈现滚雪球效应。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安踏集团的自由现金流入同比大增56.5%至103.7亿元,年末现金储备同比增长42亿至245.8亿元;负债比率同比下降6.8个百分点至21%。充沛的资金储备和稳健的财务状况,在当前外部环境面临不确定性的大前提下,安踏抵御外部不确定性能力的持续加强,也为未来冲刺更高价值地位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于整个大众消费品领域中国品牌崛起的浪潮中,运动用品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赛道。在经历了国潮兴起、新疆棉风波等本土企业觉醒和反击之后,安踏已经真正吹响了改朝换代的号角,未来势必给市场带来更多的期待。

在这疫情后的动态复苏之年,外部环境仍然充满不确定性,但至少从这份年报中我们能够看到,安踏集团无论是从发展策略还是未来走向都展现出了勃勃生机。对安踏来说,一场新的战斗正在打响。

户外运动市场

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阶段,而“滑雪”已成为中国时尚消费市场近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目前国内的户外运动市场仍存在不小的缺口,功能性强、同时又舒适透气的户外运动服装少之又少。

依靠旗下户外品牌北面(The North Face)推出首款越野碳板跑鞋,拥有Vans、Dickies、Timberland等品牌的威富集团,想在户外运动市场进行一番较量。

有行业人士表示,探路者在经历了一些波折之后,回归到户外用品主业。虽然此次尝试代价比较大,但我国的户外产业市场广阔,探路者应继续在户外用品主业上努力,聚焦渠道、产品和营销,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

Norrna由挪威户外运动爱好者Jrgen Jrgensen创立于1929年,总部位于挪威奥斯陆附近。在创始之初,Jrgensen就找到了品牌方向:“用最新的科技打造最高性能的产品”。如今…

这次 INVINCIBLE 和 The North Face 的联名系列以及限定预览活动,也正是 Jimmy 为我们展示「自然」的一种方式,与其将街头元素与户外元素生搬硬套产出的「转基因产品」,不如找寻真正适合双方 DNA 的设计,从而…

当年轻人走进一家专业户外品牌专卖店的时候,很可能对货架上颜色暗淡的冲锋衣、徒步鞋等商品兴趣索然,除非他是一名专业的户外运动发烧友。不过这样的现象如今已经发生了转变—即便是户外爱好者,他们仍希望在社交网站上“晒户外运动”时显得时尚。

从户外运动羽绒品牌竞争情况来看,国际品牌为高端或中高端,高端品牌专业性强,口碑好,但价格昂贵;中高端品牌兼具专业性和休闲性,价格明显高于国内品牌。由于专业性的户外运动对户外产品的性能要求极高,国际品牌的先进技术和优良做工是专业户外运动者…

目前,国内户外运动产品的高端市场应该还是蓝海,企业可以加大这方面的核心技术研发。

深度挖据国内外户外运动市场的发展空间,探路者一直在路上,但行程却不怎么如意。

根据《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国现有滑雪场646家,去年滑雪总人次1510万。滑雪场分布上,东北超过30%,数量最多;华北约占24%,西部和华东各占18%和14%。

暖花开,桃红柳绿,蛰伏了一个冬天的人们开始走出户外,亲近自然。郊游、踏青、登山、攀岩、露营、野炊、定向运动、溪流、探险等这些户外项目,既有探险性、挑战性和刺激性,又能拥抱自然,愉悦身心。

2月23日晚间,安踏体育发布公告表示,当天,其全资附属公司ANKO、Kolon合资方与其为成立合资集团订立合资协议,合资集团的业务主要为在地区内独家经营与从事营销、销售及分销带有Kolon SportIP和商标之若干范畴的产品。

被誉为“亚洲户外运动市场发展方向指南针”的北京ISPO户外展开幕,来自全球的600多个户外、冬季和极限运动品牌齐聚国家会议中心。